• <td id="u2y2w"></td>
  • <bdo id="u2y2w"><noscript id="u2y2w"></noscript></bdo>
  • 您好,歡迎來到冷凍食品網:國內唯一服務于冷凍食品全產業鏈的綜合平臺

    首頁 > 資訊 > 行業新聞

    國內唯一服務于冷凍食品全產業鏈的綜合平臺

    疫情之下:上海凍品人庫存“清零”、拒絕“躺平”

    2022-04-1809:30

    來源: 冷凍食品網 發布者:編輯

    始料不及的封城,讓上海成了此輪疫情中舉國關注的焦點。

    從4月1日開始到現在,十多天過去了,身處“核心區”的上海凍品人怎么樣了?他們在做些什么?

    冷食君日前采訪了位于上海市寶山區、徐匯區、奉賢區的幾位凍品商,一起來看看他們的真實生活。

    冷食傳媒記者 | 陳利娜

    1

    倉庫的貨“空”了

    外邊的貨進不來

    4月1日早上六點多,中冷院華東分院院長、上海文翔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文翔食品”)總經理杜世平被“砰砰砰”的敲門聲驚醒,正在老母親家睡覺的他被告知:“小區馬上要封,再晚就走不了”,雖然不舍,也擔心老母親一個人被封在小區會不會有什么不便,但他還是不得已回了自己的家。

    當天,就像“通知”里說的那樣,上海全域封控,進入“靜止”狀態。也是從這天開始,“足不出戶”幾乎成了每個人的常態,杜世平笑道:“每天五件事,吃、喝、看新聞、睡覺、做核酸”。

    1650245717696281.png

    截至4月11日,上海的核酸檢測已經變為:兩天一全員,每天一抗原,這種密度對于居家十多天的人來說,更多的不是繁瑣而是希望,大家似乎已經看到拐點即將到來的光亮。

    除了這五件大事,還有一件事讓杜世平分外掛心,那就是不停打來要貨的電話。作為上海市最早的一批凍品經銷商,三十多年浮沉,杜世平見證過賣場十幾年如一日的輝煌,也被時代的潮流推動,趕上了如今的新零售、社區團購等新興平臺興起。

    兩年前,文翔食品轉型開始和“錢大媽”、“美團優選”等生鮮電商、社區團購平臺合作,開辟線上新渠道。沒想到,疫情這種應急狀態下,社區團購平臺發揮了巨大作用。

    為了保供,杜世平各種周轉,終于拿到了物資運送通行證,同時公司兩名司機也有了所在小區的出入證,這為送貨提供了可能。

    短短十來天,庫存幾乎被“搬空”,速凍米面產品、預制菜產品全部脫銷……即使這樣,仍然各種不夠,很多平臺打電話問能不能再勻點貨出來,能不能再協調配送點貨?杜世平很著急,也想要出更多力,無奈一遍遍和廠家協調商量,貨物已經運送到安徽、南京等地,最終卻進不了上海。

    因為疫情管控,外地司機送貨,進來出去都要隔離14天,一來一回幾乎一個月時間,這讓很多人望而卻步。沒辦法,嘗試過所有努力后,他只能等待機會,隨機應變。

    看著疫情期間,各種東西一再漲價,杜世平很揪心,雖然也理解,物資緊缺、工作人員減少、配送困難,但他堅持“不能發國難財”,不然對不起自己的良心,所以即使要給司機漲工資,開銷要增多,他依然遵循“平時什么價,現在依然什么價”的原則供貨。

    看似“躺平”的足不出戶,卻一點不比平時輕松,對于他來說,不是在接電話就是在準備接電話的路上。但這樣一種“躺平”卻又讓他倍感欣慰,能在這場事關幾千萬人的疫情中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本身就是一種莫大的開心和認可。

    2

    被封一個月

    感謝凍品人的“敏感”

    3月11日晚,有“傳言”小區要封了,住在上海市徐匯區的中國食品報社冷凍冷藏食品研究院華東分院秘書長吳軍,得到消息的第一反應就是“趕快囤吃的”。好在小區后門緊鄰菜市場,他得以在最短時間采購了大量生活物資。

    接下來,整整一個月,小區幾乎每天都有確診人員,這讓封控時間變得愈發撲朔迷離,熟悉他的朋友形容他已經處于“重災區中的重災區”。

    小區大、人口多,又處于此輪疫情起源點所在城區,確診人數“居高不下”自然不難理解。但一個月來,小區的生活井然有序,成了住在這里人們最大的安慰。

    一個月時間,政府也組織過幾次物資發放,蔬菜、糧油、米面等都有。但對于吳軍來說,他既沒有“額外”參與小區的社區團購,也沒有從其他渠道購買吃的,他說這要歸功于自己是一個“凍品人”的敏感。

    1650245769785203.png

    △小區群里每天都有各種團購活動

    “食品人”有種愛好叫平常家里都不缺貨,“囤”些吃的幾乎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很多時候,甚至車里、辦公室也都不缺。

    雖然事出緊急,但“平時囤積+第一時間購買+后來朋友們陸續資助”,讓他物資儲備一下子變得充盈,所謂“家中有糧,心中不慌”,應對游刃有余。

    除了管好家里,這段時間,電話成了和外界溝通最重要的渠道,公司物資配送怎么樣了?有哪些問題?需要哪些協調?每一件事都需要溝通,用吳軍的話說,努力保供,拒絕“躺平”,一刻都不能閑下來。

    3

    “從4月1日開始,我做了團長”

    3月28日晚上八點,奉賢區發出通知,將在第二天凌晨實行封閉管理,身處奉賢區的何向菊得知消息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她立刻開車奔向了離家最近的菜市場,本來5分鐘的車程,開了整整四十分鐘,但到那只搶到了一把韭菜,超市的菜早已被搬空。

    原本得到的消息是要封閉四天,想著很快就會過去,所以物資準備也沒那么充分。但四天過去,只看到了更嚴峻的形勢。很多人開始想辦法購買吃的,團購成了此時最受歡迎的方式之一。

    從4月1日開始,何向菊自告奮勇當了小區團長,專門負責團購凍品。作為思念、三全等品牌的代理商,在上海經營凍品十多年,她想著庫存足以支撐一段時間,做團長可以幫助小區的人買到價格更低的食物。

    1650245834528073.png

    沒想到,剛開團就火的一塌糊涂,五天時間,只餃子就賣出去1000箱。接下來的忙碌,超出了她的想象。每天早上六點起床,然后發廣告、拉人進群、發鏈接、整理團購信息、安排發貨、分發……一天下來,十幾個小時,幾乎連喝口水的機會都沒有,很多時候要忙到凌晨兩三點才能真正停下來。

    一個星期過去,她的嗓子啞了,人瘦了十斤。但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已經基本無貨可賣。

    很多人在群里看見她發信息就趕快問,啥時候有貨?想要包子、手抓餅、油條……也有人說看見她就感覺自己已經兩眼放光,好像看見了吃的。

    小區的團購群也隨著封閉的時間越來越長變得越來越多,一個小區大大小小的團購群有幾十個,而且分的越來越細,牛奶團購群、蔬菜團購群、水果團購群……各式各樣,相應的團長也有幾十個。

    能賣的貨越來越少,價格也越來越高,連最普通的面粉,居委會代購價都達到7元/斤,各個團長叫價不一,有5元/斤的,有14元/斤的,她看的很著急,但也無計可施,只能期盼貨物早點送來。

    何向菊說,奉賢區屬于上海市的“外圍”區域,相對來說物資運送會更方便一些,加上小區沒有一例確診,比較安全,所以團購可以順利進行,大家下樓提貨也都方便。即使這樣,焦急、等待、心酸……還是會各種情緒交織,那種無法想象的經歷,讓人變得格外“脆弱”。

    有時候,會因為朋友一句簡單的問候淚流滿面,想到大家都那么不容易,真的希望疫情可以早點結束,一覺醒來,又是熙熙攘攘的人間煙火氣。


    微信圖片_20220415153341-恢復的.gif



    上一篇: 京東“自殺式”物流援滬,接班人徐雷下的什...
    下一篇: 海底撈賣完盒飯賣早餐,火鍋+快餐路線能走...
    他們都選擇了中華冷凍食品網

    30000+

    三萬家凍品經銷商

    5000+

    五千家凍品上下游企業

    10億+

    交易額10億
    豫ICP備18044844號-1 Copyright? 2018 冷凍食品網 版權所有
    欧美高清成人a,欧美变态人禽杂交视频,幸福宝app官网入口ios鸭脖
  • <td id="u2y2w"></td>
  • <bdo id="u2y2w"><noscript id="u2y2w"></noscript></bdo>